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菜谱 > 正文

大梁骨(大梁骨中间骨节疼)

文/陶玉珊

“新年到了,新年到了,穿上新衣服,戴上新帽子。小女孩需要花,小男孩需要枪,老人需要新毡帽。”

春节,俗称大年三十,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一年中最喜庆、最隆重的节日。虽然济南过年的习俗经历了上百年,有的演变了,有的被赋予了新的内容,有的消失了,但热闹祥和的过年氛围是不变的。随着马年春节的临近,30多年前童年老济南的许多场景已经像电影一样展现在我们面前,而带有自己独特地域风味的新一年老济南的风土人情也像一幅各种民俗风情的画卷铺展开来。其中,有一种滋味在心头。

在我的印象中,一进腊月门,伴随着零星的鞭炮声,老济南的味道渐渐浓了起来,过年时特有的喜庆气氛,也就是大街小巷弥漫着老济南的味道,也弥漫在千家万户。

春节购物

置办年货是家家户户过年前最重要的事情。一进入腊月,商家就开始忙碌起来。许多去城市卖农副产品的商人和商贩以及郊区农民逐渐形成了年货市场或年货街。当时,在老城区外的西门到纬四路商埠一带,有一些卖年货比较集中的地方,如古一市街、关彝街、普利门、湾子巷、经二纬四路等这些街道两边几乎都摆满了货摊。商人的摊位占了人行道,路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当时客栈街上的商户很多,有肉铺、小吃店、包子店、茶叶店、酱菜店、杂货铺、竹木店、百货商店、丝绸店、土特产店、马车挽具店、麻袋等店铺,各种杂货应有尽有。湾子巷宽阔的街道两旁,经过十号百货,摆满了卖水产、面筋、鸡鸭、鸡蛋的摊位,逛一趟湾子巷基本就能收年货了。十一套路和北坦菜场也挤满了人。很多郊区的农民要么推着太平车(独轮车),要么赶着驴车去卖土特产和山货,买点年货。

六七十年代,我国公民的消费水平普遍不高。此外,大部分年货都需要购物小票。就算有钱,没有购物小票也没用。紧缩了一年的乡亲们,还要买几斤肉,称几斤疙瘩皮,买几根莲藕。济南的老人对带鱼情有独钟,几乎家家户户过年都要买点油炸食品。人口多的家庭会想尽办法买一个水里有猪的猪头,来治疗一年难得见油水的孩子的食欲。济南老人过年有“加筷子加碗”的习俗。除了食物,他们还要买一些碗和筷子,希望来年人口兴旺。当时记得见面问的最熟悉的一句话就是“年货采购的怎么样了?”这句话取代了之前的问候“吃饭了吗?”由此可见买年货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送灶神上天(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

腊月二十三是“灶神”升天的日子。和全国一样,这一天也被称为“小年”。旧时济南独门独户家庭,一般在饭厅里有灶神的“神位”,掌管家中的灶火,被视为一家之主,备受敬仰。有些有龛,龛前有香炉和供品的架子。没有壁龛的直接贴在灶台附近的墙上。有的厨主只画一个人,有的则和厨王奶奶“合影”。上面印着日历,两边贴着“天道说好,下世平安”或“天道说好,回乡吉祥”的对联。贴上“一家之主”或者“四季平安”的字样。烹饪通常在晚上举行。先奉上香火和香瓜饺子,然后男主人跪拜磕头。嘴里呢喃无非是奉承和祈祷。然后,拆下来的灶神会和未烧完的香、黄表纸一起烧掉,邀请来的灶神会在年三十贴上。没有复杂的仪式。

嫂屋洗浴

俗话说“过了二十三,一天比一天快。”

腊月二十三小年过后,一个紧张有序的“忙年”阶段开始了。清洁活动,如打扫房子、洗衣服、理发和洗澡,是每个家庭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打扫房子是大扫除。扫房子的时候,家里的东西可以搬出去,搬不动的用报纸床单盖得严严实实,旧年画摘下来,用新扫帚或者鸡毛掸子仔细打扫,连角落都不放过。扫完房子后面然后一起洗家里的床单和衣服。同时,厨具如锅盖、树篱、锅盖、锅碗瓢盆等。会被打扫干净并整理好。家里的男人要清理个人卫生。年前的这段时间,澡堂和理发店每天都人满为患。为了方便顾客,除夕前几天,大街小巷的澡堂通宵营业,理发店很晚才关门。即便如此,老济南有名的浴池,如新泉池、明心池,人们经常要把两三条长板凳灌满,还要等一个多小时才能洗完。理发店里,要么发号牌,要么理发师按照顾客写在黑板上的序号打电话。正如老济南有句话“正月里舅舅会死”,春节前男人们都要剃头理发。

蒸小笼包,炒年货,炖咸菜,锅巴饭。

二十七八是全家最忙最累的时候,其中蒸馒头最费时最累。家家户户除了大圆包子,还要蒸些枣花卷、花卷、豆包、黄粉饼、大馒头。那时候每家都要蒸一大半这些东西,怕过年吃不饱。

炒年货和包子一样,是家家户户都要做的事情。济南人炒的年货主要是莲藕盒。北园的白藕是炒藕盒的最佳原料。炒藕盒色泽金黄,外嫩内脆,味道鲜美,是济南人的最爱。除了炒藕盒,还要炒绿豆丸、麻叶、松肉,最后是带鱼。油炸带鱼后,将切成小块的豆腐放入油锅中,吸收鱼腥味。油炸豆腐叫做豆腐泡。以后炖大白菜的时候,放几块在上面,很入味。过年前炖咸菜是老济南家必不可少的。把炒藕盒里剩下的五香疙瘩皮、水萝卜、藕柄切成丁炒熟,再和事先泡好的花生、黄豆、八角、花椒等配料混合在一起炖,这样炖咸菜时发出的香味就能飘到很远的地方。这是咸宜男女老少的美食。做锅巴是当时流行的节日食品。锅巴的原料种类繁多,有白菜、萝卜、海带、花生仁、鸡鸭鱼肉、大梁骨等。,可以放入锅中。荤素可有可无,丰衣足食,节俭度日。还可以根据喜好调整酱油中糖醋盐的比例,带出不同的味道。

玩灯笼,放鞭炮

过年的时候除了吃饭,孩子们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打灯笼,放鞭炮(济南人叫放鞭炮)。春节灯笼既是装饰品,也是孩子们的玩具。商店里除了儿童手持的鱼灯笼、可以拖动的兔子灯笼等玩具灯笼外,还出售以家庭为单位的宫灯和纱灯笼。市场上卖的灯笼是普通市民买不起的,有些家长自己给孩子做。绑好的灯笼用夏天挡门的竹条或竹帘框起来。它们贴上粉粉或红纸,插上蜡烛,可以挂在门口,也可以摘在手中。有的是五角形灯笼,有的是六方形框架做成的灯笼,看起来像京剧舞台上的铜锤,有的是长长的圆柱形灯笼。它的形状多种多样。晚上,孩子们提着点着蜡烛的灯笼走到街上,寻找黑暗的地方,看谁的灯笼最亮最漂亮。有一次,父亲绑的鲤鱼灯笼顶上的黄粉和纸烧了一个洞,比不了别人。我伤心地哭了。父亲一时找不到黄色的粉和纸,就换上了一张白色的粉和纸。没想到,烛光照在白纸上呈现出黄色,不仅和另一边的黄色粉末一样,而且越来越亮,成为当时照明效果最好的灯笼。

鞭炮是中国新年的必需品。每个家庭都得买几个,一直戴到年初五。用大人们的话说,就是“嘣嘣嘣,气差”。虽然100头一个的浏阳小红鞭炮只要17分钱,但是因为家里经济拮据,我们这些孩子买了之后都不愿意一次放完,经常是一个一个的打开。印象中,当时老济南最大的鞭炮市场在泺口的柴火市场街。这是我们这些孩子每年四月或九月腊月最喜欢去的地方。虽然大人们再三劝我们不要去那里玩,但我们还是悄悄地去了。因为为了吸引人,为了在市场上卖出更多的鞭炮,我们这些孩子不仅可以听到一个接一个放鞭炮的声音,看热闹,还可以捡一些不响的鞭炮,拿回家打碎,把里面的火药一起倒在里面,放起火来。有一次,我捡起一些没有声音的“双踢”,撕开厚厚结实的包装纸,拿出火药点燃时,没想到火药的能量太大,我躲闪不及,外套被烧了一个大洞。幸运的是,我没有烧伤我的脸。妈妈得到了,狠狠地骂了我一顿。

贴春联和祝福新年的话

岁末,贴对联、福字也是一项重要活动。一般来说,对联是由有文化的人写的,在关彝街也有一个摆着方桌的专门写对联的摊位。除了大门,房子的门口也要贴对联。以前老济南的平房门都是带门栓的木门(济南人称之为插门)。不仅贴了门框,门上还贴了门神大小的长方形对联。“福”字一般贴在大门的影壁上。我记得木盒和面罐上有更小的福字,但我不记得有倒扣的福字。

大年三十晚上,街上鞭炮声此起彼伏,吵闹声不断。兴高采烈地放完鞭炮后,一家人开始吃年夜饭。我妈和我姐把前几天炒过的莲藕盒、炸鱼、炒松肉、脆皮锅都端上来了,几乎都是平时很难看到和吃到的。这天晚上,孩子们可以吃得饱饱的。最大的锅菜当然是白菜炖肥,还有炸丸子、粉条、冻豆腐等。,可以一个人一碗吃。

饺子

年夜饭后,大部分孩子都去街上放鞭炮,而家里的大人开始包饺子(济南叫包包子)。饺子有两种:素馅和肉馅。素馅一般是胡萝卜粉条切碎加一些油炸豆腐或油锅(肥猪肉用油提炼后的渣子)。肉也是白菜和猪肉。一个饺子袋盖好后,用黄表纸盖好,然后按三支香。老人说不会被老鼠拉走。今天在饺子的早餐必须是素食。老人说素食饺子能让今年平平淡淡。

济南的老“年味”还留在那些独有的特色里,留在扫房子告别厨房的习俗里,留在炒年货做锅巴的诱人香味里,留在爆竹声里。它留在我们的记忆中。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不会淡去,反而会变得更加生动,更加引人入胜,令人难忘。很有感情...

大梁骨(大梁骨中间骨节疼)  第1张作者简介:陶玉山,60年代出生,济南人。1981年2月,他在《济南日报》副刊上发表了他的文学处女作。至今已在国内一百多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等超过百万字,多部作品在市级以上文学散文中获奖,多部作品被收入文学作品。

大梁骨(大梁骨中间骨节疼)  第2张【第一山东创作中心】出品

本文内容由一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一号立场。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点资讯站”。全省600多家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报道!我要举报。

0